编者按



PPP,作为供给侧改革的重要抓手,中央力推、地方热捧、资本高度关注并积极参与。

作为PPP的牵头部委,财政部在推进PPP工作中,致力于顶层设计、政策指引、项目示范和融资支持等,努力营造各类社会资本公平竞争、平等参与的市场环境。从2014年起,财政部逐年公布PPP示范项目,目的是打造一批高质量的样板案例,探索一条可复制、可放大、可推广的PPP改革之路。目前,越来越多财政部PPP示范项目签约落地,进入执行阶段,涉及交通、供热、污水处理、垃圾处理、景观绿化、生态环境综合治理、水利、养老、信息化等多个领域,逐步发挥示范引领作用。从本期起,《中国经济周刊》联合财政部PPP中心推出“中国PPP示范项目巡礼”系列报道,以实际案例追踪PPP示范项目落地情况。

PPP项目运作不是简单的融资,而是社会资本方对项目全生命周期的全方位介入,不仅负责建设,还负责建好后的运营管理,而传统项目运作,建设单位从政府拿到项目后,建设好后再交给政府,之后就不管了。
项目率先在全省水务行业提出城市与乡镇、供水与排水、存量与增量“三个一体化”的操作思路,实现统一标准、统一管理的新模式,成为水务PPP项目的新标杆。值得一提的是,该项目是四川省PPP引导基金参股的首个PPP项目。
多年来,菏泽市高新区一直采用企业自主供暖的方式。2016年,菏泽市高新区使用PPP模式引入社会资本化解难题,在这个冬天首次实现了集中供热。
据《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从青海省财政厅处获悉,海东市儿童诊疗中心PPP项目建成后,将使海东市儿童诊疗中心硬件设施达到二级甲等医院标准,极好地弥补地区医院住院用房紧张的局面,提高医院在医疗、预防、保健、康复和急救等方面综合服务能力。
丽水市青林村年逾七旬的村民陈成坤告诉记者,好溪堰河道已从“黑臭河”变成了“景观河”,河道里原来的成片垃圾不见了,各种漂浮物被欢腾戏水的锦鲤取代,疏通过的河道也不再淤塞,原来河岸边的乡村土屋也变成了让人眼馋的“江景别墅”,等到完全整治好,这里的环境会更美。
赖朝晖指出,2016年开始,PPP项目的市场竞争进入白热化状态,出现了一些伪PPP,“但我们不忘初心、规范自律,坚持原则:不入库的项目不做、未纳入财政预算的不做、有融资‘硬伤’的不做。碰壁了我们绕道走,与政府部门、金融机构保持良好沟通,做好风险控制,降低项目融资风险。规范是国家的要求、市场的需要,更是民营企业生存的底线。”
在白银地下管廊项目中,由民企控股的“民企+国企”联合体中标,这在全国各地同类项目中并不多见。白银市财政局副局长张太明对《中国经济周刊》表示,民营企业有管理效率高和决策流程快的特点,依托国企雄厚实力、先进技术和高信誉度,对缩减项目建设周期、降低项目运作成本和资产负债率都作用明显。
在逢雨必涝成为城市顽疾的今天,江苏省镇江市以PPP项目融资模式为抓手,运用创造性思维从当地现实的自然地理条件出发,融合国际上的先进经验和技术,创新海绵城市建设的融资、规划、施工和管理等方方面面工作,创造出了镇江“海绵+N”的海绵城建样板工程
贵州省六盘水市地下综合管廊项目的推进,不但将改变一座城的面貌,治理“马路拉链”和“空中蜘蛛网”等城市顽疾,破解防汛排涝等难题,而且将把城市建设中的“短板”打造成“样板”,为其他城市提供可借鉴的经验。
财政部推广PPP项目的主旨是力求实现政府与社会资本双方的共赢。然而,养老服务面对的则是一群已处在社会边缘,且消费能力不足的老人,这个市场的利润空间看似并不大。江西鹭溪农业发展有限公司进入这个项目,是否是在“赔本赚吆喝”,抑或是纯粹为了“情怀”?
对甘肃而言,两徽高速的故事是延续多年的交通领域传统建设模式发生变革的生动写照,这不仅实现了甘肃省交通建设领域PPP项目建设零的突破,并且入选财政部PPP示范项目,最为重要的是利益相关方在其中发生的角色变化。
在此PPP合作项目中,重庆市首次尝试一种全新的道路收费模式——“影子收费”。所谓“影子收费”,就是道路使用者在经过道路或路口时不直接付费,而由政府按其交通流量大小定期向提供道路的投资公司支付使用费。
洛阳市财政局副局长熊文博在洛阳市财政局工作期间,见证了老城的发展和新城的建设,对引入PPP模式之前的大型基础设施建设施工情况印象深刻,谈起非PPP模式时代的项目,他苦不堪言。“政府又做裁判员,又做运动员,忙前忙后,而各个施工部门之间却在踢皮球。”
蔡潇飞表示,如果说未来还有类似的项目,可以进一步让这些高水准零排放的“邻避”项目的选址更接近居民区。南翔污水处理厂的选址离居民区还是远了些,地面公园的使用效率会打些折扣。
泰和房地产凭借自身多年房地产的经验,引入了“有机整合山水生态、自然风光、有机农业、乡村旅游的养老社区”概念。根据老年人的兴趣爱好设立活动板块,提供多样化的养生养老服务。房利军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我们希望通过该项目打破人们对养老院的固有印象。”
2015年9月25日,该公司承担的“松原市城区园林绿化项目”,成为财政部PPP示范项目。这个项目开启了松原市政府PPP模式操作项目的大幕,也为其他地方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进行园林绿化项目提供了有利的示范作用。
宁阳县引汶工程项目与社会资本方约定的合作期为30年。由于项目合作期长,需要靠后期运营的收益来弥补前期的投资。为了能在较长的合作期内实现平稳运行,圆满实现项目目标,项目已经引入第三方咨询机构,从整体规划、过程监督和技术咨询等方面给予技术和政策上的指引。
在王良看来,社会资本选择参与PPP项目之前,要上的第一课是:PPP项目是一种投资行为,而不是简单的“找活儿干”。“有的单位没有分清这两者的区别,其实这二者很不一样的。而我们很早就确立了一种做法,就是施工挣施工的钱,投资挣投资的钱,这才是符合市场主体身份的做法。”
“地下综合管廊投入巨大,商业模式很重要。PPP就是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让社会资本进来,没有收益他来干什么?如何平衡各方利益,保证社会资本合理的、可持续的回报,也是政府部门推进PPP所追求的。” 吉林省住建厅城建处处长甘茂东对《中国经济周刊》表示,“要按照标准规范双方责任和义务,否则最后可能演变成财政收拾烂摊子。”

作为民营社会资本的代表,许心敏一直被称为“会算账”的人。在接手这个项目之初,他就相信以公司的技术实力和管理经验可以使这个项目扭亏为盈。
果然,项目落地第一个供暖季结束后,这个曾经一直需要补贴的民生项目成功实现了盈利,而且居民的供暖费依然维持不变,秘诀就是“省”。

为了更好地对全国PPP项目进行全生命周期监管,建立统一、规范、透明的PPP大市场,财政部于2015年3月组织搭建了全国PPP综合信息平台,对2013年以来全国所有PPP项目实现线上监管、动态数据分析、案例分享等。
自2016年4月起,财政部PPP中心授权《中国经济周刊》独家首发PPP综合信息平台项目库季报。

从全国情况来看,地方PPP项目需求继续增长,9月末全部入库项目10471个,总投资额12.46万亿元,其中已进入执行阶段项目946个,总投资额1.56万亿元,规模可观,落地率26%,与6月末相比,入库项目正在加速落地,落地率稳步提升。分析表明,入库项目的地区和行业集中度均较高,贵州、山东(含青岛)、新疆、四川、内蒙古居前五位,合计占入库项目的近一半;市政工程、交通运输、片区开发3个行业项目居前三位,合计超过入库项目的一半。项目回报机制方面,政府付费类和可行性缺口补助类项目的比重比6月末增加5个百分点,结合6月末该比重比3月末略有提高可见,需要政府付费和政府补贴的项目比重正逐渐提高。

根据财政部建立的全国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综合信息平台统计,截至2016年6月30日,财政部两批示范项目232个,总投资额8025.4亿元,其中执行阶段项目105个,总投资额3078亿元,落地率达48.4%,与3月末相比,项目落地呈加速趋势。
截至2016年3月31日,按照《关于规范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综合信息平台运行的通知》(财金[2015]166号)要求,经审核纳入PPP综合信息平台项目库的项目7721个,总投资87802.47亿,比1月末分别增加724个、6480.47亿。其中,执行库(即处于采购、执行和移交阶段)项目646个,占入库总数的8.4%,比1月末增加96个;储备库7075个,占91.6%,增加628个。以执行阶段项目数与准备、采购、执行等3个阶段项目数总和的比值计,入库项目的落地率为21.7%,比1月末落地率高出2个百分点。
相关报道